创业者·传道者·奋斗者

蒲运祥

古人云:“人生七十古来稀。”世间事物也莫过于此。

《恩施日报》伴随新中国的诞生走过70年,实则不易,经历多少人和事,让人感慨不已。我曾在报社工作20多年,不少老编辑、老记者是我入门的老师,也是后辈学习的榜样。他们是创业者、传道者、奋斗者,辛勤笔耕,忠于职守,为党的新闻事业作出了积极贡献。

老总编——吴韦。提到《恩施日报》创刊,人们自然会想起原《恩施报》老总编辑吴韦。他曾是全国少数民族新闻研究学会顾问、鄂西新闻学会顾问。他是报纸的元老。当新生的共和国宣告成立后,地处鄂西南的恩施还处在黎明的前夜。吴韦跟随解放大军,身背“汉阳造”,从宜昌出发,翻山越岭挺进恩施。1949年11月7日恩施城宣布解放,吴韦听从党组织安排 ,筹办报纸工作。11月21日,《恩施日报》的前身第一张报纸——《恩施新闻》诞生了。随后,吴韦直到“文革”前,一直担任报纸总编辑。在总编辑岗位上,他是有建树的:坚持报纸“三面向(面向实际、面向基层、面向群众)”,提出“增强接近性,靠抓问题取胜”的观点,被人民日报主办的《新闻业务》杂志采用;从办报实际出发,总结出“尖、响、深、新、活”的办报“五字经”,在湖北省地区级报纸中颇有名气。他对新同志热情扶持,爱护有加。我刚进报社时,不免有些畏难情绪,他总是说:不懂不要紧,熟悉了就会热爱它。正是这种鼓励,让我把青春年华奉献给了报纸工作。

“老黄牛”——长青。“长青”,是原《恩施报》副总编辑张德清的笔名。只要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还有一个别号——“老黄牛”。他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坚持守土有责,脚踏实地,勤奋工作。记得在“文革”中有段时间,报社不少人“闹革命”去了,编报人员骤减,张德清却坚守岗位;同时,由于派性武斗,致使印刷厂为报纸照相制版的用水产生了困难,张德清毫不犹豫地带着年轻人,担着水桶到清江河挑水制版出报。以后,我们同在《鄂西报》领导班子,张德清担任副总编辑,较长时间主持报纸工作,受到同志们的赞扬和尊敬。

“照相师”——维先。“照相师”名叫方维先。20世纪50年代初期,方维先从部队文化教员转业到报社工作,成为原《恩施报》第一个专业摄影记者。在报纸通俗化运动中,报纸经常刊登新闻照片,考虑到农民读者不懂“摄影”二字的含义,就改称为“照相”。由此,就有“照相师”的称谓了。实际上,“照相师”文影兼备,他经常深入基层、深入群众,产生了不少好照片、好作品,曾被《人民画报》采用;他善于积累图片资料,《难忘的历史瞬间》影册尤为珍贵,这是他饱含感情、呕心沥血反映恩施地区人文历史的杰作,也是恩施报人的第一部摄影业务专著。方维先在年轻人眼里,是一位虚怀若谷、循循善诱的老师。我第一次的采访活动追溯到1965年冬,就是在他的带领下去恩施城郊五峰山,采访回乡女知识青年刘元香,既练习文字写作,又学习新闻摄影,其情景至今难忘。

大记者——遥远。“遥远”的真名叫姚守训,操一口北京普通话。几十年来,扎根山区,笔耕不止,赢得社会公认。“文革”中,由于极“左”路线的推行,他曾被下放到鹤峰县委宣传部工作。1969年秋天,由于一条关于鹤峰县一回乡女知识青年断手、被湖南省石门县人民医院再植成功的新闻线索,我受报社派遣赴石门县采访,在那里又碰到遥远。我们进入合作采访阶段。当时,遥远已经进行采访工作个把月,召开了各种座谈会上十次,采访笔记达一万字之多。他的前期工作给我很大帮助,同时也使我们的采访进展得很顺利。《湖南日报》《湖北日报》都以显著位置予以报道,成为湘鄂人民友谊的颂歌。后来,这篇报道以《友谊手》长篇通讯的题目,收录在遥远文集《忠诚》一书里。遥远落实政策回到报社后,仍笔耕不辍,作品颇丰。《忠诚》一书算是恩施报人的第一部文字专集。尽管我不在报社工作,他仍赠送给我一册,我也十分珍惜。

献花:0朵
送她鲜花
扔蛋:00000000 个
砸他鸡蛋